2008年8月23日 星期六

[台北] 驚艷米勒‧田園之美畫展

最近幾個月最有名的藝文消息除了媒體大力炒作的『獅子王』、『故宮‧畢沙羅』之外,就是『驚艷米勒』了。在媒體大量廣告之下,我還以為這是米勒一個人的單一個展,結果其實是多位田園畫家的畫展。 話說回來,主辦單位或是媒體利用單一出名者來廣告也不是第一次了。就算是演奏會,主辦單位為了票房也會搞個類似『帕胡德與柏林愛樂巴洛克獨奏家樂團』之類的標題,把招牌人物抽出來吸引大家進場欣賞,藉以增加收入

手上拿到點數換得的門票已經很久了,一直聽說去看米勒的人數驚人。所以藉故一直拖拖拖拖到快要結束(2008/9/5)才去看,事實證明人還是一樣多。周六中午先到在台北教師會館用餐,我們在邊吃飯的時候,就在窗口邊看到大量的人潮往台灣歷史博物館的方向走去,不免擔心到底人數有多恐怖。用完餐後,與友人徒步前往台灣歷史博物館。走沒兩步就遇到長長的人龍

開始進入排隊的地獄...

▼門票


門票一共有兩聯,『門票聯』沒有註明日期供進場檢查使用,不需要與抽獎聯一起檢查;『抽獎聯』用來抽法國寶獅的汽車(Peugeot 207)

套句之前來部門的德國工程師說的話:
『我以為法國人只會做愛,原來還會做車!』 (第一次聽到的時候還蠻囧的)


▼旗幟



▼排隊地獄

在排隊圖片的右下角會有排隊小地圖,用來顯示目前排隊位置
黃色圈圈表示起點
紅色圈圈表示終點
藍色三角表示目前排隊位置

(由於排隊路線複雜,所以放入小地圖方便知道目前位置)

在剛開始排隊的四分鐘,我以為排隊的隊伍就直直沿著南海路排過去就結束了。沒想到居然還要繞進南海學園,接著就是錯綜複雜的排隊路線 (請看排隊小地圖)。每次排過一個轉彎我都告訴自己:『快到了』,結果面對我的又是另一長串隊伍


▼排隊地獄

當我們排到右邊藍色帽子的後面時,聽到附近有人問服務人員大概要排多久,他只冷冷地說:『3個小時!』

當時我們才排了第七分鐘,想說怎麼可能,前面隊伍沒有很長嘛!(事實上後面有一長串繞來繞去的排隊隊伍)。最後還真的排了快要三個小時才看到入口


▼排隊地獄







▼排隊地獄

更慘的來了,在排隊排到1小時又15分鐘的時候,突然下起大雷雨。倒是說說看,如果你排了快一個多小時的隊伍,會放棄嗎?依我的個性是不會放棄的,於是乎我們站在大雷雨中淋雨,所有不放棄排隊的人幾乎都全濕了,雨傘完全沒有用

還有個男生為了他那包價值不斐的相機裝備,只好放棄了。當時我想說他為何放棄,搞不好一下子就會停。後來證明他是對的,下雨下到所有人全身沒有乾的地方

我們後面的父女還為了要不要走吵架
父親:『下雨了,走吧』
女兒:『不要排了這麼久』
父親:『可是下雨了耶,下次再排沒關係』
女兒:『不要』
(最後女兒還是凹不過老爸,只好悻悻然離開隊伍)


▼放棄的民眾

大雷雨對我們前方的隊伍長度並沒有影響,只對我們後面的人比較有影響。因為我的位置已經是排了將近一個多小時,我前面的人一定更久,更不可能放棄排隊


▼ 排隊地獄 + 大雷雨



(大雷雨中,最倒楣的是只穿淺色T-shirt的女生 >/////< )

(從魚池的水花就能看出雨有多大)




『插隊』的情況還是存在著,有的孝子父母淋了一身濕排隊,要進去前再打電話叫全家:『可以來插隊了』。其實要看這個人有沒有排隊很容易,頭髮、衣服都是乾的就是插隊者


▼排隊地獄

好不容易在將近三個小時我們終於進入場內,但是新的問題又來了─冷氣
大家全身都是溼漉漉的,頭髮也都是溼的,要怎麼面對冷氣成為一大難題


展場欣賞
進場之後就可以不用再排隊了,但是事實上有沒有排隊都差不多,因為完全動彈不得。你能想像一個房間四周掛滿畫,整個房間站滿人的景觀嗎?房間中間的人想往掛畫的牆壁移動,牆壁旁邊的人想往其他地方移動,所有人就停滯在哪裡,無法移動。再加上大家都淋了雨,整個房間地板潮濕且都是汗臭味,簡直就是像納粹集中營

這次所有的畫作都有附上詳細的導讀,就算是平常不看畫展的人,仔細閱讀後仍可了解畫作大部分的輪廓。田園畫家取材的來源大都是描繪田園風光、動物或是辛勤工作的農人,其中個人與友人最喜歡的一幅是『波納尼韋內的耕作,第一次鬆土』

記者 高智洋翻攝

這張圖僅供沒看過的人看看,原始的畫作是大幅的畫作,也因此特別有張力。畫家在畫這幅畫作之前,預先觀察、描繪許多張草稿才開始畫這幅畫。現場看原作,會很訝異他把牛身上的毛還有腳下踩著的土塊、草皮描繪得十分立體,很驚訝油畫能到這樣的地步

另外不可不看的就是十六幅米勒的畫作,有些人一進場就直撲米勒的畫作,在我身後的老先生甚至說:『有看到米勒的就好了,其他不必啦』,然後跟想一幅幅看完的妻子爭論起來!服務員導覽時,著名的『晚禱』前面甚至擠滿了近百人在觀賞,想要擠過去都很困難

仔細把所有畫作導讀讀完後,你會發現也不是所有畫家都很欣賞米勒的作品,有的畫家覺得米勒描繪太多農民的黑暗面,應該要發揚農民的光明面來分享田園畫作,藉以更正面的展現農村風光。與目前主流讚捧米勒大逆其道

我並非文藝青年,也無法做很直接的個人心得發揮。留給去參觀的人去欣賞吧!在這裡貼一堆畫作歷史,搞得跟歷史課本似的。個人覺得只有原畫作就在你的面前時,你才比較可能會有興趣想知道它的故事與歷史

友人還看到一個小弟很認真的抄每一幅畫的說明。聽到這個,除了覺得他很認真之外,還想到他哪來乾的紙,我的身上沒有一吋是乾的


▼米勒特展商店結帳區

主辦單位當然不會放過最後撈錢的好時機,如果要買這次畫展的畫冊,請準備1000元大洋。其實這次畫作數量比七年前去故宮看的『花樣年華~從普桑到塞尚法國繪畫三百年』還少,但是畫冊卻還貴上200元!大概是物價飆漲吧!


▼抽獎箱

離開前別忘了把摸彩卷投入摸彩箱


▼離開

離開的時候,看著還在撐傘排隊的民眾,有種解脫的釋放感


▼雨流如注
video
排隊當時,雨打在雨傘上的水是成『水柱狀』流下來


不管如何,這次能讓米勒的原作來台,很大一部份應該要感謝主辦人─聯合報發行人王效蘭。在這次奧塞美術館米勒廳二十年大整修之際,能在第一時間談成米勒原作外借,真的不簡單!

可惜台灣歷史博物館參觀品質不佳,場地也不甚理想,我以為北美館已經是全世界最可怕的美術館了,台灣歷史博物館更可怕!老舊的建築,寒酸的木牆,擁擠的展場,完全談不上『國際級』的設備,不知道為何奧賽美術館願意放行給台灣國立歷史博物館主辦,而非日本、新加坡等國家。上次來看兵馬俑也沒有這次田園之美畫展這麼混亂

再者,不幸遇到大雨,淋濕又冷氣直吹,只好在展場內不停的搓手臂取暖,還是盡力幾乎把所有畫作的導讀全部讀完,才離開展場。回家的時候,我的喉嚨開始疼痛,友人據說頭疼一整晚,真是一次辛苦的看展經歷


國立歷史博物館
地址:台北市南海路49號
電話:02-2361-0270

檢視較大的地圖

0 意見: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